16岁少年非法攻击数家日本购物网站获利2万

2012-05-21 21:16:47  来源:新闻晚报 

Webjx.Com网页提示:16岁少年攻击数家日本购物网站非法获利2.2万.

他,16岁花季少年,窃取3000余张信用卡信息,非法获利2万2千余元

日前,在上海市长宁区法院的简易法庭中,一名16岁的少年接受刑事审判。他叫赵星,犯的是窃取、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这条罪名在他这个年纪的刑事犯中实属少见。

第一次站在被告席上,赵星显得局促惶恐,但仍然保持着较好的克制和理性,看起来应该是个聪明且有分寸的少年。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少年,却在他人的授意下,攻击数家日本购物网站,窃取3000余张信用卡信息,非法获利2万2千余元。经过庭审,法官当庭宣布判决结果,听到结果,赵星悔恨地低下了头。

家境不佳,花季少年欲求一技之长谋生

赵星出生于一个农民工家庭,父亲靠开货车赚钱养家,母亲则给别人做保姆,他和学校里那些手持 i-phone、挎着名牌包的同学走不到一起。他连一身新衣服都要花好久时间才能等到,和这些不知柴米油盐贵的同学实在是话不投机。随着年龄增长,他渐渐只愿意自己一个人呆着,花更多时间在家里玩电脑。网络世界是没有等级的,从中他找到更多尊严和乐趣。

由于父母的文化程度较低,没能力也没时间管赵星,因此,他虽然脑子不笨,成绩却一直不大好。父母见此情形,就想着让他学个一技之长,日后也好靠技术吃饭。因为赵星向来在电脑上颇有天赋,父母就让他上了个职业技术学校,学习信息技术专业。想着毕业后能有个大专文凭,有个谋生的饭碗,也算把儿子培养出来了。

对此,赵星倒是颇为满意,可以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了。他相信,只要自己技术过硬,能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那么前途肯定是不愁的。他天天发奋勤修专业知识,并不满足于学校课堂上那些有限的内容,常常上网搜索更精深的技术要领,或者向资深高手讨教学习。

据赵星的母亲说,现实中他很少和人接触的,一回家就关在房间里玩电脑,父母也很难和他沟通什么,只知道儿子挺乖的,不像有些毛头小子净在外面惹事,所以也很放心。

在网络世界里徜徉了一段时间,两三年前,也就是赵星十三四岁时,他在一个QQ网络技术群里结识了一个名叫施杰(化名)的人。群聊中,施杰貌似长期做黑客的,精通网络技术,群聊过程中时不时对一帮小的不懂的问题指点一二,赵星对他很是佩服,于是提出拜施杰做老师,两人一拍即合。随后,施杰教会赵星许多黑客技术,并给他介绍一些“零活”,大多是查找网站漏洞,事成后,他会给赵星一笔小钱,但关于查找漏洞究竟是为了什么,施杰没说,赵星也没问。赵星觉得,自己只是拿这个来练练技术,没有必要知道太多。通过这些零活,赵星也赚到一些零花钱,改善了自己的生活,和施杰的关系变得越发亲密起来。

“良师”指歪路,他攻击境外网站窃取信息

2010年初开始,施杰开始让赵星做一些攻击境外网站的事,还介绍了一个叫岳军 (化名)的人给他认识。三人初步有了分工,施杰和赵星负责攻击,岳军负责寻找可供攻击的网站,并把窃取的信息卖出,赚到的钱三人平分。一开始,赵星并不知道攻击网站的目的,但随着事态的发展,一些情况变得不言自明,赵星心里知道这是违法犯罪行为,但因平时与施杰关系不错,碍于面子,也不好意思回绝。

最初,施杰通过QQ发给赵星一个卖电脑的网站,让赵星先练练手,找到其中的漏洞交给自己。赵星轻松办到了,也因此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事后,施杰给了赵星一笔小钱,并要求他继续为自己效力。赵星听施杰说,他认识的那个岳军找到一个“老板”,会用比较高的价格购买信用卡信息。他们搜罗的购物网站都是日本网站,涉及建材、电子器材、生活用品、服饰等多个行业。之所以非要日本网站不可,是因为日本信用卡的信息容易被破解。日本人的信用卡不设置密码,只需要读出卡号、用户名、有效期和CVV就可以进行复制。

一旦岳军发来网站的网址,赵星就会利用特定的软件详细查找网站的每个参数是否存在漏洞,从而注入漏洞,再找到数据库链接的账户密码,继而用自己编写的数据导出软件进行资料导出,或者利用后门文件,获取网站的管理权限,随后就可进行任意的访问和操作。这些,不仅需要一定的黑客技术,更需要长时间细致的查找和等待。有些网站较为严密,无法攻下。为了成功获取一批信用卡信息,赵星可能要尝试攻击几十个网站,熬过一个又一个通宵。

2011年4月,岳军一下子找来了三四十个日本购物网站,让赵星对其一一进行攻击和破解,经过不断尝试,赵星从其中一个卖家具建材的网站中发现漏洞,并从中提取出3000多条信用卡信息,用邮箱发给岳军,由岳军再转手卖给“老板”。之后,岳军分给了他22000元。

这批活干完后不久,施杰和岳军突然都消失了。赵星有点不安,但侥幸认为一切都在网络上发生,而且还是境外网站,应该不会有事的。他的生活仍旧是每天上下课,回家面对老实巴交的父母,没有任何变化。虽然赵星常常会担心自己窃取信息的事情会暴露,但实际上,除了保持与平常一样的生活节奏,作为一个16岁的少年,他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心里有了忧虑和煎熬,表面上只会更沉默。

学校成立帮教小组,法庭教育挽救无知少年

赵星不知道的是,在这3000多条信用卡信息卖出后,买家很快利用这些信息复制出伪卡,在上海进行取现和盗刷,由于在取现时手持大量银行卡,引起民警的怀疑,警察当即将其带回盘问,从而得知其犯罪事实和整个作案过程。

赵星的“师父”施杰在知道“老板”被抓后,立刻把自己能想到的罪证统统丢弃或毁灭,还通知岳军说“老板”出事了,让他把用来储存、复制资料的电脑硬盘扔进下水道。然后施杰和岳军相约一起到山东省日照市玩一阵子,避一下风头,不想在日照被抓获。经过对施杰和岳军的审讯,警方掌握了赵星的犯罪事实,并迅速对其进行控制。

由于赵星是未成年人,还在学校读书,警方没有对其实行拘禁。学校方面为帮助赵星,专门成立了帮教小组,辅导他的学习,关注他的思想动向。据校方介绍,赵星在校表现良好,在帮教小组的观护下,开始积极融入集体,在期末考试中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

长宁法院综合考虑了检察院方面的起诉意见、赵星的表现和学校的陈述,认为赵星虽然犯罪,但有悔过之意,是一个需要挽救且值得挽救的对象。在法庭上,检察官、法官分别对赵星进行深刻的批评教育,指出身怀技术应当正确应用,不该把聪明使在旁门左道的地方。作为青少年,在交友方面也应慎重,必要时应该多一些防备心理,避免为人所利用。由于年少无知,缺乏分辨是非的能力和对事情的处置能力,遇事应该多与父母沟通,毕竟父母的生活阅历是丰富的,可以给出一定的意见和建议。

特别是在犯罪分子提出利益诱惑时,只要问及父母,应该会得到劝阻,但由于赵星平常与父母缺乏思想沟通,父母也无法了解他在网络上的所作所为,导致他误入歧途。

听了检察官和法官的教育,赵星诚恳地进行反省,当庭宣读悔过书,表示今后一定端正行为,把技术用于正道,不会再从事违法犯罪行为。赵星的母亲也表示,虽然家境贫穷,但一定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将赃款退赔,将罚款缴清。

法官点评

对青少年来说网络是双刃剑

长宁法院少年庭庭长助理钱晓峰点评说,本案被告人赵星作为一名高职在校学生,最大的爱好就是钻研网络技术,比较了解网络却不懂法律。

由于网络的虚拟性,在少年黑客们看来,黑客活动是对他们网络技术的磨炼和检验,是他们网络个人智慧的体现与发挥,是他们对成人世界既定秩序的好奇与挑战。相比传统青少年犯罪,少年黑客犯罪往往是公众所看不见、摸不着的,不像一般抢劫、盗窃那样与公众的道德观、价值观发生强烈冲突,少年黑客们失去罪恶感,从而更加纵容自己的行为。

赵星喜欢网络,并因此在某网络黑客QQ群中结识同案人员,在他人教唆下,贪图金钱诱惑,实施犯罪行为。这本案中可以看出,对于青少年来说网络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青少年处于身心发展不成熟、分辨是非和自我约束能力较差时期,网络的开放性、交互性、新颖性为青少年的发展成长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对于网络技术的痴迷与敏感使青少年掌握了成年人相同甚至超越成年人的能力。另一方面现代社会政治、经济、军事等诸多领域对于网络的依赖和未成年人缺乏控制的网络能力,使得青少年一旦错误运用网络技术,将可能较网络前时代对社会造成更为巨大的破坏。赵星所盗窃的信用卡信息,已经为人所利用并伪造信用卡用于诈骗,造成了实际的社会危害。

网络是虚拟的,行为是现实的,无论是虚拟社会还是现实社会,每一个人都应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要让孩子们懂得,任何行为都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更不能凌驾于道德和法律之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