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名字正被抢注商标 灰色产业链600元博1000万

http://www.webjx.com/  发布时间:2020-03-22 12:42:53  来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律师提醒:全社会都需要提高商标保护意识,创业者必须对品牌商标提前布局,从源头避免此类事件发生。 罗永浩最近又上了一次热搜。他在看了一份券商的研报后,决定做电商直播。不知道罗永浩有没有发现,他的名字正在被一家公司抢注为商标。 红星资本局3月20日调查发现,一家名叫光山县茗阳阁的科技有限公司,从2016年成立以来,已先后申请注册多位名人的名字。 业内人士介绍,抢注一个商标,只需要成本费600元左右,而一旦转让,高的可获利上千万元。付出少,回报高,多年来抢注商标这一灰色产业链早已形成。 一家神奇的河南公司 反复抢注名人名字,涉及多个类别 红星资本局检索发现,2019年10月16日,“罗永浩”的商标被河南省光山县茗阳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茗阳阁)所注册,申请/注册号为“41677451”,国际分类为“34—烟草烟具”,目前状态为等待实质审查。 罗永浩涉及的企业有34家,暂未发现注册个人姓名的企业。去年9月,罗永浩曾表示,自己是小野科技公司的主要合伙人之一,除了小野,自己跟其他电子烟相关企业都没有关系。 茗阳阁公司自从2016年3月成立以来,曾先后申请注册过“便利王”“凡鲜生”“鹿回头”“亲嘴熊”“追鸭” “鹅大大”“信天翁”等名字,其类别涉及“广告销售”“服装鞋帽”“食品”“网站服务”“运输贮藏”等,但红星资本局发现,多数名字未被成功注册。 该公司还曾申请注册过“司马光”的名字。2019年6月3日和2019年6月18日,该公司两次申请注册“司马光”的名字,其类别为“啤酒饮料”。不过,都在处于“等待实施审查”的阶段。在2019年3月11日,该公司还申请注册过“许世友”,其申请/注册号为“36741622”,国际分类为“30—方便食品”,被确定为“商标无效”后,该公司于2019年5月28日,再次申请注册,目前仍为“等待实施审查”阶段。 茗阳阁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李瑞明,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服务;企业形象策划服务;百货,食品,饮料,农副产品销售等,公司最大股东为李瑞明,持股比例80%。该公司商标信息有59个。 茗阳阁公司为何申请注册这么多商标,还要以这么多众人知晓的名字注册呢?红星资本局3月20日以客户的身份拨通了该公司一位相关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表示,“所有的商标都是我们自己要用的。”当记者询问已经成功注册的商标是否售卖时,该负责人问起记者能够支付的价格,随后又以“不卖”为由挂断了电话。 茗阳阁公司正在申请的部分商标 商标抢注人 靠卖抢注商标,他赚到人生第一桶金 “他们这样抢注商标,都是我们10多年前玩剩下的了。”今年49岁的张怀魁,是民权县民权种子有限公司的负责人。10多年前,张怀魁是大名鼎鼎的“商标抢注人”,还曾被媒体称为“商丘商标抢注第一人”。 张怀魁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回忆,当地民权葡萄酒厂有偿使用天津一家公司的“长城”牌商标,每年要缴纳3000多万元的商标使用费。受到启发,1995年以后,他先后将自己培育的两个萝卜品种注册成“民权”文字商标和“德日”图文商标。1998年,他又将一个萝卜种子的外包装申报了外观设计发明专利。此后,他先后申请了30多个商标,共计卖出去7、8个,赚取了50多万元。张怀魁说,这算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上海的苏心悦也是较早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商标抢注人。2001年年底,新修订的《商标法》开始实施,个人也能注册商标,且持有人可将自己的商标进行转让和变更,职业商标注册应运而生。2003年3月,这位“80后”女大学生抢注了9个商标,有两个商标卖了21万元。 一位从事商标代理4年的代理商向红星资本局透露,现在仍然有不少自然人、皮包公司在做商标抢注。近期关注度很高的是“雷神山”“火神山”“李文亮”就被恶意抢注。 “四川有两家公司,分别申请注册‘雷神山’‘李文亮’商标,被我们及时制止,并对其进行了约谈。”四川省商标协会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介绍说。 茗阳阁公司正在申请的部分商标 抢注目标 一般选择有发展潜力的公司或个人 前述代理商介绍,“商标抢注人”主要是看准一些有发展潜力、又无暇顾及商标的公司或者个人,率先抢注,待其需要商标权时,进行售卖牟利。 “抢注商标非常简单。” 前述代理商说,去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方网站查询,一旦发现可注册后就通过该网站提交申请,“整个过程最快只需要6至9个月,普通商标注册费用一般为600元左右。” 如果注册成功,“职业抢注人”就等待或者主动去找下家商谈,“商标售卖价格最低5000元,高的可达上千万元。” “如果注册申请被驳回,复审需要花费3000多元。如果仍未通过,还可以提起上诉,其费用可能在1.5万左右。”不过,在该人士看来,抢注被驳回,“职业抢注人”一般就会放弃。 前述代理商说,商标抢注早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抢注人要么成立一家皮包公司,要么背靠比较大的知识产权公司运作。他们很熟悉商标注册的法律法规,“为了避免法律风险,会将抢注成功的商标多次倒卖,‘洗白’。” 选择抢注目标时,“他们一般会选择处在发展之中的公司或者有发展潜力的个人、自媒体等。” 该人士透露,2015年,“蚂蚁金服”的商标就曾被某个自然人抢注,“买回去花了100多万。”成都天策事务所的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记者透露,“‘蚂蚁金服’花费的钱算少的了,‘滴滴打车’当年因商标问题付出的代价更高。” 据媒体报道,滴滴打车的运营公司为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2012年9月对外推出打车手机软件,用户可通过应用商店等途径下载使用,滴滴打车刚上市时叫“嘀嘀”。不过,杭州妙影公司早在2011年3月22日就申请了“嘀嘀”和“Didi”商标,这两个商标均于2012年5月21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均包括第九类0901“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等商品项目。妙影公司起诉要求小桔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8000万元。最终,双方完成调解。此前,“嘀嘀打车”已更名为“滴滴打车”。 商标从业者 原来会私了,现在多走司法程序解决 “茗阳阁公司申请注册那么多的名字,能注册成功的可能很少。”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律师郑逢生分析,从法律角度来看,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商标都不会准予通过,“许世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司马光是著名的历史人物,不适合被注册成为商标。” 对于“罗永浩”的商标申请,郑逢生说,“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叫罗永浩,那么就侵犯了他的姓名权,他可以去维护自己的权益的。如果还有其他人的姓名叫‘罗永浩’,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判定。” 据介绍,去年11月1日,新修订的商标法正式施行,对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注册明确给予驳回,并加大对知识产权代理机构代理恶意抢注、囤积行为的规制。去年12月1日,《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施行,明确在商标审查审理的各个流程、各个环节中依法打击恶意商标申请注册行为。 郑逢生律师提醒:全社会都需要提高商标保护意识,创业者必须对品牌商标提前布局,从源头避免此类事件发生。 淡出“商标抢注江湖”多年的张怀魁,也感受到了国家对恶意抢注的打击力度加大, “我相信,随着法律法规的健全,‘职业抢注人’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不好过。” 成都一家商标公司负责从事商标知识产权的工作人员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告诉红星资本局,商标被恶意抢注,以前或许会花钱“私了”,现在这种现象很少了,“大家的法律意识增强,当事人一般会走司法程序解决。” 同时,四川省商标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目前也在向相关部门建议,对在行业内有一定知名度、发展潜力较好的企业,要在商标保护等方面加大力度,杜绝其商标被恶意抢注行为的发生。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李晨 编辑 陈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