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谷歌很简单,但满足传统用户的需求,才是对华为HMS最大的考验

http://www.webjx.com/  发布时间:2020-02-26 22:46:41  来源:黎明前线Alan 
在当下HMS与GMS的竞争中,双方共同的战场都是Android这个已然非常成熟的手机操作系统,但在未来,Android基于Linux的底层架构从各项性能上都越来跟不上时代,在后Android时代开发面向新时代的手机操作系统乃至跨平台操作系统,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本文联合腾讯新闻独家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近日,华为正式面向海外市场发布 Mate Xs 折叠屏手机与 MatePad Pro 5G 平板电脑时,一同被发布的还有华为自家的 HMS Core 4.0 华为移动服务框架(下文简称 HMS)。 即使是将在 3 月发布的 P40 系列手机,华为也仍然决定将在巴黎召开全球发布会来面向国际市场发布,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华为不会像先前部分外媒预测的那样直接放弃欧洲乃至整个海外市场。 但想要在欧洲市场重新获得客户,仅仅依靠优秀的硬件参数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说今年发布的 P40 系列手机与去年发布的华为 P30 系列对海外用户来讲有什么最显著的区别 —— 这个问题实质上就是搭载 GMS 的手机与搭载 HMS 的手机之间的区别。 其实,对于中国的华为手机用户来说,HMS 已经是一套非常熟悉的系统了,早在华为正式发布 HMS Core 4.0 之前,中国手机用户就已经在 HMS 的生态之下正常使用很久了,这也给 HMS 一段发展的时间,在华为无法在 2020 年新发布的手机上使用 GMS 时,HMS 就变成了华为打出的一张牌。 为什么 GMS 对 Android 手机那么重要,HMS 想要凭借华为自家的服务在国际市场站稳脚跟究竟需要哪些努力?HMS 真的是第一个想要从 Android 中剥离 GMS 的厂商吗? 穹顶之下 —— GMS 与 Android 生态 谷歌移动服务框架(Google Mobile Services,简称为 GMS)几乎是伴随着 Android 的发展而一同成熟的生态系统,截至 2020 年,Android 已经推出了 Android 11 开发者预览版。将 Android 从曾经的「简陋、卡顿、低性能」中改变出来,谷歌与 GMS 在这个过程中功不可没。 同时,Android 生态早期的发展情况是非常困难的,「难用」也的确是当时的事实。现在我们熟知的 MIUI 、Flyme 等第三方 Android 定制系统,实际上都是从那时的 Android 中由开发者为了更好的 Android 使用体验二次开发而来,如今也各自找到了在市场中的定位,并借此发扬壮大,如今的小米手机乃至整个小米集团,可以说都是从 MIUI 开发团队起家的。 而作为 Android 开发公司的谷歌,在这个过程中也为了帮助引导开发者来开发 App,又或是试图让 Android 体验更加优秀,也依托自家的服务体系让 Android 体验变得更好,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的开发者与公司都搭上了这个名为 GMS 的「便车」,随着 Android 的不断成熟以及愈发的庞大,谷歌对于 Android 也愈发重要,对如今的 Android 生态来说,这更像是「骨」与「肉」的共存关系:在 Android 系统中,每个细节都能看到谷歌的影子。 “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即使是来自谷歌竞争对手的大多数 Android 应用程序,仍然在使用 Google 的部分后台服务。” 举个例子,当你打开 Uber(网约车 App,Uber 中国目前已被滴滴收购)想叫一辆车时,你所看到的地图都是谷歌地图所提供的,而司机师傅想通知你他的位置时,给你发送的通知也将由谷歌的 Firebase 推送服务分发到你的手机上。在你想刷手机付款时,你又发现手机的默认付款 App 是谷歌支付(Google Pay)…… 在这个例子中,从你叫到车到你最后下车,每一个环节看似都和谷歌扯不上什么关系,但当你看清楚这些数据背后的流通之后,又会惊叹于谷歌的「无微不至」。 实际上,谷歌 Play 商店中的每个应用程序都在使用 Google 的后台管理服务,华为发布的 AppGallery 应用商店,实际上需要做的并不只是让开发者将自己的 App 上架到华为的应用商店中,而是要依靠 HMS 来整个取代谷歌服务在华为手机中原本应当承担的任务。 反过来说,已经根植于 GMS 生态之中的 App ,无论是依赖谷歌旗下的 AdMoD 广告推送服务盈利的免费 App / 游戏,还是依靠用户付费但仍然需要与谷歌分享 30% 收入的付费 App,你问为什么要和谷歌分享收入?因为 GMS 中的谷歌 Play 商店是海外市场最为庞大的(也几乎是唯一的)应用分发渠道,用户在这里购买 App、下载 App、更新 App。 这是每一个在 GMS 中生存的开发者都能深刻的感受到的「穹顶」:谷歌制定的开发文档即是所有开发人员都严格遵守的规则,即使现在来看这种市场运行机制仍然行之有效,但 Android 生态中只有谷歌一家独大的畸形生态,自然有不少人想要作出与之相反的改变 —— 从这个意义上,华为的 HMS 并不是第一个。 HMS 的前辈们:那些没有谷歌的 Android 想要剥离谷歌的软件生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 Android 生态,这种说法几乎等同于「开发一个兼容 Android 应用程序的全新系统」一样,但从过去 Android 发展历史来看,即使是在海外市场,也有为数不少的开发者在为此而努力,基于 Android 开放的源代码项目(AOSP)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 亚马逊 Fire OS 亚马逊作为与谷歌有着诸多相同点的科技公司,在发力移动互联网领域时,自然想引入自家 的服务来代替 GMS 所构建的生态,所以在亚马逊推出的 Fire Phone 手机以及 Fire 平板电脑上,所搭载的 Fire OS 中尽可能的消除了 GMS 的存在,并用亚马逊旗下自家的服务来替换。 虽然在表面迹象上,Fire OS 与华为的 HMS 有着许多的共同点,但两者的出发点实则大相径庭:亚马逊是为了在软件生态中获得更多的利润来补贴硬件上的低盈利甚至是负盈利,简单来讲就是将搭载 Fire OS 的平板电脑/手机通过低廉的售价卖给用户,在用户购买电子书或是订阅电影时将钱赚回来;而华为的 HMS 则是要从用户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来通过 HMS 的服务来取代 GMS 的作用。 虽然最后亚马逊搭载 Fire OS 的手机产品 Fire Phone 在仅仅发布了第一代产品之后便杳无音讯,但同样是搭载 Fire OS 的亚马逊平板电脑却在美国市场取得了成功:甚至在 2019 年 Android 平板市场整体下滑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惊人的 46.3% 同比增长率,这与其定位不可谓没有关系:能通过亚马逊的资源看到热门的电影/电视剧集、听到音乐,也能买到排版精美的电子书,这一切都只需要不到 50 美元就可以实现,亚马逊搭载 Fire OS 的平板电脑能从平板市场脱颖而出是有更强大的亚马逊影音视听娱乐生态作为其支撑的。 而亚马逊 Fire OS 在更加重要的手机市场并没有如同廉价平板电脑那样成功,也向市场暗示将 GMS 从用户日常生活中替换掉是多么的困难。 CyanogenMod:没有 GMS 的乌托邦 CyanogenMod (以下简称 CM)是由一部分极客爱好者基于 AOSP 开发而来的,第三方 Android 手机系统,不同于亚马逊或是其他硬件厂商为自家手机推出定制版 Android 系统,CM 是将系统通过「刷机」的形式刷入其他厂商的 Android 手机,CM 同样是基于早期 Android 恶劣的使用环境中而诞生的,但并没有像 MIUI 那样,在之后推出了专属于 MIUI 的智能手机 —— 小米手机 1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一开始的 CM 并非没有预装 GMS ,但谷歌曾就 CM 中内置的 GMS 与相关的谷歌 App 发出「律师函警告」,并且要求不再发布相关的修改 Android 系统,CM 在短暂的停摆之后,便在之后的系统更新中移除了 GMS 的存在。 在这之后,CM 虽然在不少玩机发烧友的簇拥喜爱之下继续向前发展,并在原有 Android 基础上提供更多更加方便用户使用的功能,在 2015 年,CM 还与一加手机合作,为一加手机 1 预装 CM 系统。 Cyanogen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科特 麦克马斯特(Kirt McMaster)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曾说:「我们正把枪顶在谷歌的脑门上(干掉谷歌)!」 只是,在没有一个如同 GMS 一样的手机系统生态的 Android 中,用户虽然可以自行安装 App ,但种种「折腾」的玩法并不适合更多日常使用的用户,最终在谷歌的压力以及经营模式的问题下,CM 最终只能放弃商业运营并停止更新,转为一个社区项目,继续小众下去。 息息相关的日常服务 从 CM 的失败与亚马逊 Fire OS 最终「修成正果」来看,对于华为与 HMS 来说,让习惯 GMS 的用户在 HMS 中正常的使用往常使用的各项服务,需要华为本着更加开发的合作态度以及对开发者的支持,与业界同样优秀的开发者合作,来构建没有 GMS 的生态:例如现在华为就与荷兰地图供应商 TOMTOM 合作,,为华为 HMS 的地图 API 提供数字地图数据。 无论是对于开发者还是开发公司来说,能在谷歌的 GMS 之外为 Android 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都是一个好消息,在竞争的压力下,无论是谷歌还是华为都能更加专注于对生态的完善开发,而对于手机用户来讲,减轻谷歌与自己手机的绑定,也是在谷歌之外的一个购买手机的新选项。 后一篇:华为的鸿蒙以及谷歌的 Fuchsia 在当下 HMS 与 GMS 的竞争中,双方共同的战场都是 Android 这个已然非常成熟的手机操作系统,但在未来,Android 基于 Linux 的底层架构从各项性能上都越来跟不上时代,在后 Android 时代开发面向新时代的手机操作系统乃至跨平台操作系统,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华为在 2019 年中,也开始在公开场合宣传自家的「鸿蒙」操作系统的存在,而谷歌则早在 2017 年就有关于开发下一代操作系统「Fuchsia」的曝光。 而 Android 作为用户数量十亿级的庞大平台,无论是哪个新时代的操作系统,在 Android 向新一代操作系统演变的过渡期中,新操作系统对于 Android 应用的支持都会是操作系统开发者优先考虑的问题。 而如今作为 Android App 生态构建的 GMS 与 HMS ,在引导开发者适配新一代操作系统时,也能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谷歌在推出移动应用 UI 开发框架 Flutter 时,就明确标识出将会支持尚未发布的下一代操作系统 Fuchsia,华为在构建 HMS 生态时,也会有相应的开发指导,引导开发者的同时,其实已经为下一个时代的手机操作系统之争埋下了伏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