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事件“疫情是不可抗力”?看看“非典”时期的判决

http://www.webjx.com/  发布时间:2020-02-18 23:09:08  来源:三言财经 
出品|三言财经 三言财经2月18日消息,近日,蛋壳公寓被指在疫情期间大规模收房赶客。目前已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南京、武汉、杭州等多地的租客收到了蛋壳公寓要求退租通知。 各地网友纷纷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蛋壳平台在没有和房东解约的情况下,以房东疫情期间收房为由,强制租客大规模退房。 有网友表示,蛋壳对业主说退房,对租客说业主收房,都是打着疫情不可抗力的理由,不给业主房租,强制租户搬离。一部分房主被逼无奈只能在蛋壳未支付房屋租金后的15个工作日内,按合同规定将房屋收回。 那么,新冠肺炎疫情到底算不算不可抗力?不妨来看看2003年非典肺炎疫情期间的几个类似案例。 案例一 背景: 2003年,受非典疫情影响,姜玉阁经营的升华宾馆停业4个月,期间造成经济损失。姜玉阁认为停业期间的损失是由于非典疫情不可抗力导致,应减免非典期间相应承包费用18万余元。 判决结果: “非典”期间造成宾馆停业4个月经济损失,因该损失是姜玉阁经营升华宾馆期间遭遇的不可抗力,属于正常的经营风险,故一审判决中关于支持姜玉阁主张减免“非典”期间相应承包费18.2667万元的判决内容错误,应予以纠正。 案例二 背景: 2004年4月21日,原告孟元与被告中佳旅行社签订旅游协议,委托被告代订机票和酒店服务,并向被告交纳21480元。2004年4月24日,原告以北京市及以外地区出现“非典”疫情为由,口头向被告提出退团、返还全部费用要求;4月28日发出书面退团通知。被告中佳旅行社认为,合同签订后其已预付机票和住宿费用,该费用无法退回,可代为转让机位和酒店,不同意全部退款。 一审判决: 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认为,当时虽然出现“非典”病例,但疫情范围很小,不构成普通公众的日常生活形成危害,即原告不能以当时“非典”疫情的出现作为免责解除合同的依据。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不可抗力因素亦不是当事人不承担解除合同责任的必然条件,故原告以此为由,单方面要求解除合同并由对方承担全部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一审法院判决:终止旅游协议,驳回原告退款诉请。 二审判决: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孟元提出解除合同和要求退款可以理解,但中佳旅行社有权提出异议。双方没达成一致时,仍应继续履行合同规定的权利和义务,违反合同约定的一方,应承担合同违约的责任。上诉人在双方未对是否解除合同达成一致意见时,拒绝对方减少损失的建议,坚持要求对方承担解除合同全部损失,并放弃履行合同,致使损害结果发生,故应承担全部责任。由此,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 三 背景: 浙江省时间房产公司向浙江省二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关于工期是否存在延误,二建公司认为,1、设计变更、工程量增加及停水停电影响的工期,监理已批准签字,工期应予顺延。2、非典期间停工一个月,工期应顺延。因此,不应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 判决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施工合同通用条款13.1款的规定,因不可抗力造成工期延误,可以顺延工期。考虑到2003年“非典”疫情严重,属于众所周知的事实,二建公司为避免“非典”疫情在建设工地爆发而暂停施工,并及时向监理报告了该情况,故对属于不可抗力范畴的“非典”疫情期间停工,应予顺延工期30天。但对于二建公司主张的设计变更、工程量增加及停水停电影响的工期,因未按合同约定取得时间房产公司的批准同意,相应工期认定工期延误,二建公司应当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 案例 四 背景: 河南省新乡市恒升房地产向河南六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及由此造成的不能按约向购房户、租赁户交付房屋产生的索赔损失。六建公司反诉向恒升公司主张工期延误造成六建公司的停工、窝工等损失。六建公司主张工期延误的原因是恒升公司随意变更设计、材料设备不能按预定时间提供,将个别工程单独分包,未能依法办理工程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等重要报建手续以及受非典影响。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工程延期交工是不争的事实,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在于究竟是谁违约造成延期交工。根据双方提供的材料,本案工程之所以延期交工,有各方面的因素,对恒升公司而言,有不能及时供应材料、未办理施工许可证等因素;对六建公司而言,有管理不善、组织不力等因素;客观上又有2003年的“非典”影响正常施工等因素,由于双方不能提供明确的证据证明延期交工是一方造成的,应当认定双方对延期交工都有一定的责任,因此,双方要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 通过上述几个案例,可知“不可抗力因素”并不意味着蛋壳公寓就可以随便不给业主房租、强制租客收房。 正如三言财经此前报道中提到的律师看法,“疫情虽然严峻,但并非每个房屋租赁合同都受其影响,受其影响的,影响程度也不完全一致。而且,疫情并非对每个房屋租赁合同都构成不可抗力因素。 因此,针对不同的房屋租赁合同应区分情况分别适用不同的规则。新冠肺炎疫情下房屋租赁合同应区分情况分别适用不可抗力、情势变更或者全面履行规则。”(详见三言财经文章愤怒!蛋壳正借疫情在全国多地上演大规模赶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