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2019年诺奖得主首度同框:亲自来解读获奖研究工作

http://www.webjx.com/  发布时间:2019-10-30 21:20:26  来源: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10月30日下午消息,今天,在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新闻发布会上,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威廉·凯林、格雷戈·塞门萨,2019年物理学奖获得者米歇尔·马约尔、迪迪埃·奎洛兹共同接受了采访,新闻发布会由1997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朱棣文主持。 四位2019年诺奖得主首度同框:亲自解读获奖研究工作 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威廉·凯林、格雷戈·塞门萨介绍了他们获得诺奖的相关研究,也介绍了VHL疾病(注:即CNS血管母细胞瘤合并肾脏或胰腺囊肿、嗜铬细胞瘤、肾癌以及外皮囊腺瘤等疾病。)、HIF-1和氧气之间的关系。 2019年物理学奖获得者米歇尔·马约尔、迪迪埃·奎洛兹也分别介绍了获得诺奖的相关研究,米歇尔·马约尔认为他们二人比较幸运地开发出了能够侦测到星体带来振动的工具。 系外行星上有没有生命,如果有的话,这个生命是否会非常高级? 迪迪埃·奎洛兹认为,其实生命就是由各种各样的化学物质构成的,关键就是要有这些合适的化学物质,其实是各种元素的组合,比如说这种地理物理还有生物化学,各种各样的元素。是不是存在一些元素可以保护星球,可以保护星球上各种环境,现在有一些人开始构建地球的原始状态,想去了解生命是如何出现的。 但我们真的就能够找到系外生命吗,迪迪埃·奎洛兹表示并不能确定,除非说找到一个星球跟地球一模一样,那我们就可以肯定这个星球上一定有生命,不然的话就只是可能有生命,但它跟我们非常不一样。 米歇尔·马约尔也同意迪迪埃·奎洛兹的看法,他表示其实确定是有很多星球它们有比较合适的条件,让生命出现。像我们整个宇宙当中,有数百亿颗,数千亿颗星球,肯定会有比较合适的组合,不管是从温度还是其他方面,所以说这种合适星球可能有上百万颗。 米歇尔·马约尔表示,归根到底我们要思考这样一个复杂的问题:生命到底是宇宙演变当中正常会出现的一步,还是偶然出现的。 诺奖得主平时看世界跟普通人有什么不一样,在日常生活当中,他们会特别关注哪些方面? 对此,格雷戈·塞门萨表示,作为一个科学家,可能看待世界时会戴上特殊的眼镜,他们经常会问:我们现在看到的东西跟我们的研究有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会试图从自己工作的角度,来理解所看的东西。 迪迪埃·奎洛兹表示,作为一名科学家,作为整个人类我们所继承下来所有的知识,都是因为当初有一颗好奇心,发现这些知识,他们在发现这些知识的时候,当时并没有什么实际应用,就像人类寿命一样,300年前人类的寿命就会比现在短很多,所有的一切都会有开头,而这个开头就是纯粹由好奇心驱动,是纯粹的基础研究。 威廉·凯林认为,应该说所有科学家都有一个共性,他们都有兴趣解决非常有意思的难题,至于说这些难题到底是什么,他觉得这就是个人喜好的问题,比如说有些科学家可能比较喜欢观察天空当中的星星。对今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三位得主来说,他们就是对临床一些疑难问题比较有兴趣,他认为就算你不是一个医生,屏息几分钟,也能感受到没有氧气所带来的情况,威廉·凯林觉得这个就是科学家共同想解决疑难的问题,这就是科学家的共性。 近年来,中国在天文物理和生物医疗等方面投入很大,当问到诺奖得主对于中国近期以及未来在国际科学合作中扮演的决策有哪些期待时,威廉·凯林表示,他们对于中国的期待值非常高,希望中国继续能够成为在科技方面一个领先的国家,但他也提醒倒,有些研究短期内比较难出成果,他介绍说,他观察到真正给人类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技术,其实都是基于好奇心的研究。 格雷戈·塞门萨对威廉·凯林的看法表示赞同,他觉得科学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创造力,同时敢质疑现有的东西,他认为要想在科技上有突破,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自由: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行动,而且这些应该从年轻的时候开始进行的,因为这个时候思维还没有形成定势。 米歇尔·马约尔介绍到,大概30多年之前,他曾和中国天文学家一起合作,他觉得这真的就是科学之美,因为科学没有国界,当时他和来自于中国、欧洲、南美的科学家一起合作,他也再此强调科学是没有国界的。 迪迪埃·奎洛兹非常赞同他导师(即:米歇尔·马约尔)的话,他觉得科学没有国界,他们要把所有精力都花在培养一种科学文化上,需要想办法找到地球上所有的大脑,一起来协作,一起推动进步。
更多